受洗見証

胡亞文

我叫胡亞文,來自安徽合肥。2013年8月,我來到美國,在Iowa State讀了生物醫學的碩士。去年8月,來到Baton Rouge,現在在LSU讀生物醫學的博士。

在我來美國以前,我幾乎不認識神。我一直都認為,神只是某些神話故事的主角。我們家唯一信主的人是我表妹。她來美國比較早,後來就受洗了。那時候,我托福分數長期在60分左右徘徊,聽力滿分30分,一般就拿8-9分。2013年1月,我最後一次考托福前,我妹妹和我說:“你放心,好好考,我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幫你禱告了。” 我當時不以為然。我不知道什麼是禱告,更不知道會有一群人,手拉手圍成一個圈,一起相互禱告。我到了美國,美國的小伙伴見到我,說:“你終於來了,我們為你禱告了好久。”我才知道,我妹妹說的都是真的。那次考試,我考了90分。聽力考了21。 我感謝了所有的人,但是,我完全沒有想起來,要感謝神。

從我開始可以思考問題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命題,“我為什麼要活著?”我從小就是一個挺自卑的人,各方面都不突出。唯一比較好的地方就是,我吃飯從來不要父母擔心。我一直很困惑,我爸媽把我生下來,是為了什麼?難道就是吃飯麼?從小到大,我順服地按照我父母親給我設計的路一直走得挺順利。但是,我始終不知道,這樣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想要來美國,就是想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歸根結底就是想要找答案。我申請了Iowa State這一所大學,拿到了一個錄取通知。

來到美國的第一個周末,我就去了我表妹的教會。後來我就一直去這個教會。這個教會叫,Stonebrook Community Church,是一個美國人的教會,有international ministry。我幾乎每周都去參加教會的活動。最多的時候,一周7天,4天有聚會。我剛來美國,學習上很吃力。第一個學期的GPA只有2.4 。可是我的老師特別照顧我,一直鼓勵我。他總是對我說,只要你想學,我就教你,慢一點,沒關系。我按照他給我安排的路走,後來也挺順利的。所以我一度認為,有老師的幫助,我自己足夠強大,人定勝天。可是,當我問我的導師,人為什麼要活著的時候,他語塞了。同樣的問題,我去問教會裡的叔叔阿姨,他們的答案驚人地一致,“Because of God”。這個答案讓我覺得很震撼。但是,那個時候我感受不到上帝在哪,不知道上帝是誰。

來到Baton Rouge,似乎又是神對我的安排。因為,我2月才開始申請,就申請了這麼一所學校,拿了這麼一個offer。在這裡,我發現,我是這樣的渺小的,很多事情,我永遠辦不到。讀PhD,要做大量的研究。做研究的道路是一條未知的路,要自己探路,自己披荊斬棘。PhD的第一年,我不是很順利。感興趣的課題,一直做不出結果。Trouble shooting一直效果不好。指導老師好像也無能為力。我的壓力特別大,每天都會過敏,要吃抗過敏的藥。從最初的3天吃一次,到後來每天都要吃。如果只是實驗結果不好,我可以說,不著急,我慢慢試。可是,當我的身體出現了問題,我就不好意思再說,我足夠強大了。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開始試著向神訴說,說我的不順利,我的軟弱,我的罪。我求神為我指一條可以走得通的路。漸漸地,我意識到,我就是一個罪人,我的罪多到我自己死一萬次都不夠救贖。我需要一個人來救我,讓我把我從萬劫不復的深淵裡拉回來,為我指一條明路。就這樣,我決志了。我決定走神指的路。當我決定向神順服的時候,一切的不順利似乎變得微不足道了。後來,我很自然地換了課題組,再也沒有吃抗過敏的藥物,生活一下變的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了。

我現在的體會是,整本聖經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在一個字,“愛”。一切生命都來源於神的愛,神愛人。因為神的愛,人可以重生,得到eternal life。所以現在,我知道我為什麼要活著了。因為神愛我們,我們活著是為了榮耀神。神給了我們無私的愛,所以我們想要去愛周圍的每一個人。這就是我要活著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