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琪

我有一個患自閉症的外孫。在女兒和女婿的請求下,我答應幫忙他們帶這個孩子,兩年後他們又有了老二,我出入美國中國之間就更頻繁了。我原本安度晚年的計劃也就完全被打亂了。在美國這十多年,我的生活圍繞著這個孩子,他是上帝送給我的,是為了磨練我的耐心,愛心和信心,是為了日後讓我被主揀選而來。

我剛來美國時看到一篇95年的報導,一個紐約的小孩因無親人照顧,受盡虐待,卻沒有人站出來為他說話。他的遭遇和世人的冷漠都讓我無法釋懷。或者這是神在準備我的心。當我們在照顧這個孫子時,對他的日常訓練,飲食,服侍的問題,家人常各持己見,爭論不休。我總是唯恐小孩子沒帶好,大人出事,非常的煩心。有一段時間孩子變得很有攻擊性,很難應付。在一個類似的情況中,姥爺上前去止住他,他竟脫口而出“媽媽,我是好孩子!”讓在場的都震驚又感動。他攻擊是因為他不會說出自己的意思,著急所以發火,才攻擊人。我們也才有了共識,對孩子不再訴諸處罰,而是以愛心,溫和的態度幫助他平靜下來。想到我這個孫子也常困在無人知道他的感受,自己又不會說的境況中,就心疼無比,願意為他死的心也是常有的。

初來教會是為了尋求愛心,因為沒有足夠的愛是無法挑起照顧這孩子的擔子。在參加教會的活動中,我對神有點點滴滴的認識,也稍有心得。有一本書對我特別有啟發,就是“如何教養孩子的品德”,書中提到要訓練孩子的心,幫助他們自我控制,處理負面情緒,培養良好的判斷力,人際關係,結出平安的果子。這本書是以聖經的精神來教導孩子,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目標是要父母在神的權柄之下培養出比自己更好的基督徒,並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這不就是天堂嗎?原來聖經中的天堂不是世俗的珠光寶氣,更不是不勞而食。蒙恩得救的群體才是天國的真正意義。待耶穌再來時,信徒都已得救,罪被洗淨,人的思想聖潔,人與人以愛相連,再沒有畏懼,驚恐,暴力與罪惡。

我自幼對自己的期許是成為對國家社會有益的人,也在石油界貢獻一己所能。中國在改革開放後,經濟騰飛,但是風氣卻敗壞了,令人痛心。人性的善惡昭然若揭。我也是如此,看到自己以往喜歡獨善其身,強調獨立思考,個性執拗,輕看家事的重要性,無視自己性格上的缺失。我不就是需要被天父來教養的孩子嗎?我的心需要被訓練。我的罪除了求神解救,別無他法。

這是神在預備我嗎?是神藉這個孩子來揀選我嗎?如是,我心中充滿了喜悅,我只有打開心扉,順服於神。我以為基督教的核心就是神的“救贖”計劃。世人都有罪,唯有神能解救。神獻上了愛子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人間,死而復活,架起了人與神和好的橋樑,蒙神恩典的罪人得救了。

最後我要記著世康長老和許梅驪醫生,是他們引我到神的面前,真情傳福音給我的弟兄和我的女兒,引我走上神的道路。 為此我深深感謝神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