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淼

記得決志的那天,我興奮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的親朋好友,基本上有兩個反映。 多數朋友祝賀說很好,很高興我找到了自己的信仰,這些朋友有些是基督徒,有些不是。還有一些,第一句話就問我: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有什麼過不去的坎了?這些朋友暗暗覺得信主是一種軟弱的表現。他們一直都覺得我是個性格堅韌的人。

回顧我自己的這一路走過來,我覺得自己是個悲觀的人,但是確實也是個堅強的人。我三歲的時候一家出去玩,母親騎自行車載我,路上出了車禍,母親走了。爸爸後來又結婚,我跟繼母關係也很一般,我就過著我該過的生活。小的時候生活雖然比不上很多人,但沒人管的男孩子的性格也讓我有個很多好朋友。然後上了大學。在我大三的那個春天,父親因陪親戚去天津看病做癌症手術,因為太累,自己半夜在旅館腦淤血突發,深昏迷。我還清楚的記得我接到電話,在讀書的我立馬坐火車從北京飛到天津,在醫院的外面見到深昏迷的父親。我當時上身也沒錢,找天津的朋友借了錢把父親安置進醫院。晚上,我在陪護的時候,醫生告訴我錯過了最佳搶救時間,我得找個人陪著,因為晚上估計會出狀況,我一個人是顧不過來的。我硬挺了一晚上,父親還是深昏迷。第二天我繼母趕到,父親還是走了,一句話也沒有留。我一個人坐的天津街頭的馬路牙子上,哭的力氣都沒有,也第一次怕白天怕黑夜,怕自己醒著,我不解我抱怨我質問。後來我用了半年的時間自己調整過來。我很悲觀,因為我怕失去。

後來畢業在北京工作幾年認識我老公,他很樂觀心眼也大,影響了我不少,我很感恩遇見他。後來我們出國,在美國的學生的生活也很平淡,但我內心有時候還是覺得很難說清楚,有時候自己會莫名其妙的想哭,沒有原因的想哭。身邊也有些朋友信教,我慢慢開始接觸聖經和教會。起初,我以為基督教跟佛教一樣都是教人修身養性的,我覺得自己經歷那麼多,自己可以自己修身養性;還有一個原因是覺得基督教要求的人格太完美,自己還很不夠格。所以就斷斷續續的去教會學聖經,感受氛圍。直到去年有一天,一個牧師說,讓我們都回去試著跟神交流一下,時間不長,每天5分鐘時間,自己安靜的坐著,自己跟主說:Lord, Jesus Christ, son of the God, have mercy on me, a sinner. 安靜的從心裡禱告,心神合一的禱告。你會慢慢感覺到不同的。去年也是我比較艱辛的一年,我為讀一個喜歡的學位到處找獎學金,費勁不少周折,後來因為獎學金讀完開始找工作的歷程。在這種種裡,遇到了很多事情,我除了跟我老公還有朋友述說以外,我開始自己嘗試禱告,跟主交流。我發現慢慢開始喜歡跟主交流,也覺得聖經裡的話語開始有感覺了。真正讓我信主的催化劑是今年夏天,孩子參加教會的夏令營, 認識了summer camp裡的老師們,我從她們身上看到了一種從容跟無私的愛,很感謝她們,也喜歡上了這個教會。那時候9月份的福音營,雅新姊妹邀請我去。我一直還猶豫,最後我自己決定還是想去好好學習一下,我們一家就參加了福音營。通過跟李靈牧師的交流,解決了我的一些困惑,感動決志。接下來,開始參加教會主日,慕道友班,慢慢認識聖經的獨一無二,跟基督的偉大。也認識到人人都是有源罪的,在主面前,罪是沒有大小的,也開始更深刻的認識自己身上的一些罪根。

記得,劉長老還有劉正奇弟兄到我們家拜訪,問我是不是自己認為信主後,以後就事事順心順意了。因為很多人認為信了主,以後的日子就順利無礙,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因為有主罩著。如果禱告得不到應予,就對信主開始產生疑惑。我說我還沒有這樣的奢求過。信主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穫是:我的心靈得到充實,我心裡充滿感恩,我也學會時不時的自省自察自己,不斷的按照主的標準來提升自己。在遇到挫折的時候,雖然還會難過,糾結,但是會跟主禱告,坦然的面度一切的結果。我很高興,主揀選了我,我是一名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