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洗見証

李小飛

各位兄弟姐妹好,我叫李小飛,很高興能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長經歷,也很感謝大家聽我的見証。

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宗教觀念較為淡薄,我們的大家庭中沒有一個人有宗教信仰,從小接受的呢也是無神論教育,但我心裡卻堅信有神,一位真正管事的神,至於這位神究竟是哪一位神我就不清楚了。第一次聽說基督徒是在很小的時候,大人在當笑話一樣談論一位阿姨,說她在公眾場合與人起了爭執,別人先動手打了她,結果她非但不還手還淡定的伸出自己的臉讓人家打,這阿姨就是一位基督徒。我當時想這人得有多愚昧才能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行為,同時也很可憐她,覺得她是為這些宗教所害。第一次所形成的認識真的會持久主導以后對此事物的印象,雖然後來很長時間裡我的生活中都沒有再出現過任何與基督教相關的信息,但在內心深處我對基督徒始終持有偏見。

生活中總是有很多意外。2007年我的先生被公派留學美國一年,當時我留在國內。到美國大概半年後的一天他打電話告訴我他受洗了,成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了,從他的語氣我可以想象出他興奮的表情。當時我是有點懵,之前從來沒有任何跡象呀,怎麼會突然成了這玩意兒?我心想認識你的時候你也不是基督徒,現在突然成了基督徒,要我怎麼辦嘛,以後我們的價值觀出現強烈對撞時我該怎麼處理,難道別人打我左臉讓我伸右臉?無論如何我都做不到。當時我的感受真有點像看好了的東西買到手又被掉了包。終於在忐忑不安中等到他回國,經多日的仔細觀察,發現還好,一切還算正常,終於放下心來,從此開始我過上了日日與基督徒相伴的生活。在後來的日子裡,我也常被先生的虔誠所感動,但感動的同時也夾雜著不安,總覺這基督教把我本來有點傻的先生弄的更傻了。偶爾我也會翻翻他從美國帶回的《聖經》,裡邊的箴言是我最喜歡的部分,其它的始終沒什麼興趣。

2011年5月我的先生以訪問學者身份再次回到美國,這次我跟隨他一起過來。當時我們住在密西西比一個小鎮,華人很少,直到我們將要離開那裡時才認識到幾位基督徒,印象並不是很好。為了某些事情他們分幫拉派,互相指責,甚至咒罵,真是大跌眼鏡。我跟我先生講,這樣的基督徒還不如不做,我覺得我都能比他們做的好,我先生修為有限,當時並沒給予什麼建設性的意見。現在再回頭考慮這句話可以看出當時我潛意識裡已經把道德高尚的人和基督徒劃上了等號,不知不覺中對基督徒的認識已經邁出了友好的一大步。

2013年6月份我們搬到Baton Rouge,幾個月後在網上查找到了Baton Rouge Chinese Church,驚奇的發現教會離我們的住處非常近,所以那個周五的晚上我們就來到了教會,至今印象十分深刻:劉長老和藹可親的前來和我們打招呼,在我們這些年輕人面前竟是那樣的謙卑﹔快要生產的敏俐撫摸著大肚子笑容滿面的跟學生們熱聊著什麼……好溫馨的場面。這是我今生第一次走進華人教會,是來美之後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中國人,這對於我,一個來美之後一直獨自在家帶娃,一個被“囚禁”了兩年的人來說是莫大的幸福。隨著來教會次數的增多,我們認識了越來越多的兄弟姐妹,他們時常到家探望我們,關心我們。我不是一個很容易感動的人,但在這異國他鄉,在教會的這個大家庭裡卻被深深感動了,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一些人,他們可以給你家人一樣的溫暖。在這時我確認基督徒是好人,教會是個好地方,但是對於自己是否也要成為其中一員毫無想法。

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我們經歷了人生以來的第一次低谷,生活中接連發生的事情都是我們不曾經歷的,而且也都是我們無能為力的。面對所有的一切,我感覺自己猶如籠中之獸,隻能束手就擒。那時我深深體會到個人能力的微不足道,很多的事情即便你盡了全力也不可以做到,於是整個人都消極起來。現在想來,我才知道那是神給我按排的第一課,他讓我知道自己是何等軟弱。關心我的姐妹勸我多禱告,但我想平時從不禱告,在這危難之間才想起神,有點臨時抱佛腳的意思,顯得我這個人很不地道﹔如果神真應了我的禱告,我在這時認神歸主,那也是陷神於趁人之危的不義立場上,也還是不地道(現在想想這應該是我罪的外顯,是我的驕傲和不謙卑竟把神的位置放的和我一樣高,當時卻為自己想法洋洋得意)。再說在這非常時期建立起來的信仰也不見得會有多穩固,所以我想還是算了吧,生活總還得繼續,就讓我直面苦難吧。

心情很不好的時候我會在晚上孩子睡覺後一個人到附近的大停車場去散步,通常整個空蕩蕩的停車場隻有我一個人。有一次天下著濛濛雨,我又照例出去,遠遠看到一清瘦的身影,她慢慢朝我走來時才看清原來是一位上了點年紀的白人,她給我說:這是一個蒙恩的夜晚。來美第一次看到這個點有老外出來散步,第一次聽到陌生人這樣打招呼,覺得有些奇怪。可能燈光之下她看我有些失落,所以接著問我需要一個hug嗎?可能是壓力有些大,情感內向的我竟接受了這個陌生人的hug,而且還大哭起來,現在想想還覺得不像是自己做過的事情。後來知道她叫Gail, 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她沒有親人,沒有房子沒有車,居無定所,只是按照聖靈的帶領去任何可能的地方,常常會去車站,去一些墮落青少年常出現的地方,找到他們幫助他們,這兩天她只是路經我們周邊,暫住一個朋友家。第二天她又找到我告訴我她要離開了,然後我們手拉著手,雙膝跪地她帶我做了好長時間的禱告。由於語言問題,她禱告的內容我基本沒搞明白,但卻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十分震撼,那是迄今為止我聽過的最有力量的禱告。這力量無關乎語言,因為她講的我基本聽不懂﹔這力量也無關乎語調,因為我感受她只是在娓娓道來。之后她拉著一個簡單的行李箱乘公交走了,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要去哪裡,只是說聖靈會告訴她。她走之後那禱告的力量始終讓我無法忘記,我堅信它來自於神,來自於我們天上的父,我必須承認並尊重自己的感受。為了更多的了解聖經,了解基督,我開始主動找一些佈道視頻來看,也喜歡參加一些福音營聚會。

2015年9月,在營地我們親愛的夏師母跟我講,如果我願意她很想帶我查經,一對一的幫我講經,她還說這事情一直放在她心裡,也許是神的意思吧。我當時立馬想到經上那句話:尋找,就尋見。叩門, 就給你們開門。所以很高興的答應了,隻是答應之後心裡又有些歉疚,師母一把年齡,平時那麼多事情需要她去做,現在還要親自跑到我家裡幫我學習。當我們正式開始查經時,師母問了我幾個問題,關於是否承認有神和是否承認是神創造了一切這兩問題上我的回答都是Yes,但是關於是否承認自己是個罪人這問題我始終不認,傲慢妒忌之類的頂多算是缺點,用罪來定義我覺得帽子實在有點大。隨著跟從師母深入的學習,我發現生活中出現的好些問題究其實質都是人的罪性所致,再後來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在同一天裡自己跟先生說了幾次“哎,看來我的罪真不小”這樣的話,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已認罪。查經時我也經常會問師母一些自己的疑問,記得我問過師母這樣一個問題:很多基督徒的行為還不如非基督徒,既然這樣我為什麼還非要成為基督徒呢?師母回答我說想不想成為基督徒是我和神之間的關系,而非其他基督徒的行為所決定的,聽完之後我真有點醍醐灌頂的感覺。是的,小時候大人口中的那位阿姨,自己的先生,周邊熟悉與不熟悉的基督徒,這幾年我一直都把他們當作認識神的根據,看到他們好的行為便對神心生向往,見到他們惡劣的行為,便對神心生疏遠,真是有些本末倒置啊。從師母那裡我學到了很多很多,自己也感覺在認識神的道路上一路小跑,但卻始終沒有決志的欲望,有時候很是自責,覺得自己好笨,覺得對不起師母的辛苦,有幾個人能像我這樣幸運,由師母一對一的親自帶領,任誰也都會有質的飛躍,我卻遲遲邁不出關鍵的一步。由於心裡十分著急上次復活節受洗前我對自己說先洗洗再說,不就是個儀式嘛,但是臨到跟前我又退縮了,我決定還是要敬畏神,要信就不夾雜任何勉強純粹的信,要麼就如經上所說:Everything Has Its Time,接著耐心等待。

師母帶我查完《馬可福音》後,我們暫停好久。之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在信的傾向與不信的理由之間作鬥爭,認識反復無常,有時候上午剛讀經得到的領悟下午就會被突然冒出的另一想法推翻。有一日晚上我夢到自己的腦袋被各種想發炸開了洞冒出了煙,夢雖荒唐但未必不是對現實的一個警告,走火入魔對我的信仰沒有任何好處,所以我決定停止各種想法,讓自己休息沉澱。

2016年9月,我又一次參加了福音營,黃小石長老的演講讓我收獲頗多,以往糾結我的好多問題雖然沒有找到什麼針對性的具體答案,但卻都在那幾日得以釋然。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黃長老關於苦難的解釋,我一直都以為我們的神我們的父只會祝福,沒想到他也會降苦難,這些在我們看起來的苦難卻是父愛我們的另一種方式,只是由於我們的有限性無法弄清楚而已。這大概就像小時候跌倒,嚴厲的父親總是沒有一絲憐憫的說自己爬起來一樣,直到我自己做了母親才知道那愛來的更深沉。在黃長老演講的提問環節,我的先生建議我問幾個問題,我說算了,這麼多人提問抽到的機率太小,但他還是堅持讓我問,然後他來幫我寫,於是我說了兩個問題,其中對我很重要的一個是:關於信仰是要刻意為之還是順其自然?因為那時我已經順其自然有一段時間了。最後在一大堆問卷中黃長老大概抽了四五份,我們幸運的成為其一,我現在想這大概是神在做工吧。黃長老很明確的回答我不應該順其自然而是要做出一個選擇,如此明了,讓我如夢初醒。講課中黃長老也有提過一個事情,就是人在臨終之際後悔的往往是他這一生中沒做過什麼而不是做過了什麼﹔我也讀過一句話說:如果一個人有重新活過的機會,那麼他一定會活得更像一個聖人。這所有的信息讓我茅塞頓開,我不想在臨終之際後悔,也不想人生再來過一次才可以活的像一個聖人,我要現在做出這個選擇,它可以不成我臨終的遺憾,可以讓我今生就可以活得更像聖人。於是在那次福音營聚會上我毫無勉強心悅誠服的決志了,真是隻要神動工,沒有成不了的。神做工也真的很奇妙,不信時一個簡單的理由就可以阻擋,要信時成千上百的理由都不是理由。

感謝神我們的父。感謝師母的一路帶領,沒有師母我不知道自己在認識神的路上還要走多久﹔感謝各位弟兄姐妹,無論在精神上還是生活上你們都給予了我們莫大的支持與幫助。